1.jpg

【人物名片】

王永贵凉山州政府副秘书长、州扶贫开发局局长。近5年来,跑遍凉山800余个贫困村,累计行程超过25万公里,坚持扶贫扶智,2018年获四川省脱贫攻坚贡献奖,2019年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,2020年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。

【小康心愿】

未来的工作中,我也将会始终秉承“人一之我十之,人十之我百之”的忘我拼搏、勤于钻研精神,驰而不息,努力在乡村振兴工作中作出自己的贡献。

榜样故事

约访王永贵有点难,他的档期总是满满的。凉山州最后7个贫困县摘帽后,又是乌东德和白鹤滩水电站移民搬迁安置攻坚期——这也是凉山州扶贫开发局的重点工作。

最近,记者终于采访到他。面对殊荣,王永贵闭口不谈,他谈得最多的,还是凉山扶贫。

2016年,时年42岁的王永贵,被选派担任凉山州政府副秘书长、州扶贫开发局局长。当时,凉山彝区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,是影响四川乃至全国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。

这年5月22日晚,即将履职的他彻夜难眠:凉山是深贫地区,这副担子可不轻啊,怎样才能全面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?

5年累计行程超25万公里

上任第一天,王永贵就心急火燎地冒着大雨,一路泥泞扎进大凉山腹地。

那里是凉山最偏远、海拔最高、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村,“几户人家一座山,两只脚板爬一天。山高路远冰雪地,扶贫一日过四季。”没有公路,就靠脚板走,连山路都没有,那就手脚并用攀爬。

近5年来,他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行进在凉山的扶贫路上。步行、骑马、搭摩托、坐船、乘车,走遍了凉山800余个贫困村,累计行程超过25万公里,他成了很多贫困村狗儿见了都不咬的扶贫人。

一路走下来,他把整个大凉山的贫困情况摸个底朝天:凉山州有11个贫困县、2072个贫困村、97.5万贫困人口,贫困发生率50%以上的村就有398个……

近5年来,他记满了15本厚厚的笔记本,这35万余字中有近半是关于深入基层的调研内容。同事们笑称,他成了大凉山脱贫攻坚的活地图、活字典。

“小学生”赶考难,他向组织要“官”

上任不久,王永贵就“明目张胆”向组织上要“官”。

“如果把脱贫攻坚比做赶高考,很多地方是高中生,‘三区三州’其他地区是初中生,而我们凉山,只能算小学生。”他说,面对严峻的脱贫形势,扶贫开发局也不算强力部门,如何小马拉动脱贫攻坚的大车呢?

首先是要脱贫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的“官”。2017年6月,他向州委常委会说明:“扶贫开发工作牵涉面广,经常与州里几十个部门打交道,但彼此平级,说话不好使,有这个身份,有利于提高效率!”

王永贵还经组织同意,对全局干部进行了半数以上的调整,打造了强有力的团队。这支决战深贫的“特战队”在州直机关考核中,2017年来连续4年获得州“综合目标”绩效考核一等奖。2019年获省委、省政府“四川省人民满意公务员集体”称号。

扶贫帮困更要扶志扶心

美姑县阿居曲村的阿入曲一、古次尔且是王永贵帮扶的建卡户,他隔三岔五都要去看看,帮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具体困难问题。

古次尔且的儿子天生聋哑,古次尔且觉得孩子读书没用,不想让他读了。王永贵一趟趟地上门做工作,用简单手语和孩子沟通交流,鼓励他好好学习。同时协调州残联,安排孩子到西昌特殊教育学校学习。

刚开始时,州内不少深度贫困地区辍学率很高,当王永贵得知是因为孩子们听不懂汉语而不想上学,他开始极力推动“学前学会普通话”行动,目前该行动覆盖全州2724个村级幼教点,惠及学前儿童40多万人。

为了不让愚、病、毒、艾等特殊困难吞噬脱贫攻坚成果,影响脱贫成色质量,王永贵和扶贫开发局自加治毒戒毒一批、移风易俗一批等“两个一批”,作为“自选动作”纳入州考核任务推行。

现在,全州已创建省级“四好村”237个、星级四好文明家庭81.8万户、州级洁美家庭2159户,彝区群众正全面融入现代文明生活。

军功章应该有她一半

恶劣的自然条件,让脱贫攻坚在凉山成为一项十分危险的工作。上任不到半年,他常坐的越野车就被石块砸得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和裂纹,近5年多时间,车窗玻璃就换了3次。

路上的风险让局里的驾驶员现在讲起来仍然后怕。2018年6月7日,当王永贵一路行车途中,一个排球大小的石头突然从山顶飞来,他乘坐的车前挡风玻璃瞬间被击穿,巨大的冲击力将方向盘砸弯、驾驶员砸伤,越野车险些坠下悬崖。

王永贵妻子本来大学毕业后已留在了成都,可他向组织要求到凉山美姑县工作后,妻子也就跟了过来,这一来,就是20多年。“多亏了她照顾一家老小,自己的军功章应该有她一半。”王永贵说。